文笔画技很差依旧挖坑,甜虐看心情,最近沉迷雪童子√

微博@-上杉川-

目前沉迷阴阳师夜青,连若,狗崽/天书,黑白,晴琴,荒水仙/连荒。主要产夜青。

人还算河鳝,欢迎勾搭。

我和我寮夜青的故事【 一 】

不明意味产物

ooc归我

身为初三党解放之后出来祸害苍生了

相信我,这此文应有甜饼,另私设阴阳师出没

部分由自己游戏上的改编

接受的往下拉,反正我开心就好【?

=============================

青坊主坐在走廊上,听着白发的琴师在樱花树下的演奏。他今夜少见的没有早早回到自己房间,而是待在庭院里,似乎在等候着什么。


“阿青,他很快就会来了哦”今日中午,阴阳师把他叫到自己房间之后就开始摆弄着桌上的契约书碎片,将破碎的纸片一点点地在桌上拼凑着。


青坊主与其对坐,嘴里依旧念着经文,片刻,才睁眼看向阴阳师摆出的纸片,边角处只还差一片,而上面的人形已经能分辨出七八分。


这是……?


青坊主平日如古井般毫无波澜的眼中竟闪过几分惊讶,转动念珠的动作也随即一顿。过去的事如水流倾泻,将他淹没,而且不留呼吸的机会。他不由皱起眉。如今的他实在不愿再面对那些往事。


根据阴阳师所说,明天要是再祈愿到一个契约书碎片,那上面的恶鬼就能降临这个阴阳寮了。


青坊主感到从心底传来的几分不安,却依旧保持着端坐,手上抓着自己的衣物下摆,一边想着,手上不由添了几分力,连指节泛白也没有注意。


琴声渐止,青坊主才发觉琴师似乎正在看着自己,两人都没有发话,良久,琴师将视线转向走廊的一头,那里通往召唤的房间,视线仅定格了数秒,琴师就起身抱起桐木琴离开了树下。


青坊主只是用偏过头看了眼过人注视过的方向,熟悉的身影却让他不由一惊。恶鬼手持着一柄三叉戟,正在往他的方向走来。


青坊主突然想起,不久前他们的阴阳师拿着寮办送的一张符咒去了召唤室。这夜叉大概是他刚召唤出来的,可是却分明穿着觉醒后的服饰。


「阿青——」跟在恶鬼身侧的阴阳师正朝他大喊,「居然在这个时候召唤出了呢,看来之前收集的契约书碎片用不上了。」


刚来就觉醒了。恶鬼袒露着精壮的胸膛,让青坊主一时不知该将视线往哪处挪,随后干脆不看向他。


「唷,不料在这里碰上你啊,和尚」夜叉在人面前停下了脚步,勾起嘴角舔舔虎齿,脸上满是戏谑。


「果然是以前认识的吗?」阴阳师歪头看着两人的反应,用折扇轻拍了一下掌心,一副明白了什么的样子。他今日不知是上天的玩笑还是怎么回事,在刚清点完契约书的碎片后,随手画了一张符咒竟召唤出了契约书上的恶鬼。


「贫僧对施主毫无印象。实在抱歉。」青坊主注视着人,连阴阳师也没有察觉出什么。


「嗤,真是无趣。冷冰冰的家伙果然是看了就令人心烦。」夜叉将三叉戟往人身前的底面一插,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青坊主站起身,不再发话,干脆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连头也不回。但是很快他就收到了消息,这个新来的恶鬼被安排到里的他隔壁的房间。


「阿爸好像对他很好的样子。刚一下子喂了好多达摩」来转告消息的山兔低声感叹着,生怕隔壁的一人一鬼听到,「刚来才那么一阵子,等级比姑姑还高了,真让人羡慕啊」


青坊主和姑获鸟同等级,按那么说的话那个恶鬼现在的实力绝对凌驾在他之上,更何况他只是个辅助。


「小阴阳师,你说……那和尚怎么会不记得本大爷。别说什么召唤出来的没有了以前的记忆,本大爷还记得他呢」透过墙壁传来夜叉霸道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青坊主听到阴阳师那么回答,「阿青也从来没有提到过你……」


青坊主坐到了房间的另一头,终于是听不清隔壁传来的声音了。他不想在变成式神后仍和夜叉有什么纠缠,过去的就任由它过去罢。


「戒嗔戒痴,避色避贪,方得极乐。」


青坊主保持着莲花坐,嘴里低声念了一句。他认为离开也许是最正确的选择,可是他却忘了「然终能斩断尘念者,不过寥寥数人。」


坠入妖道的他,也不知能否算入这寥寥数人之中。


夜深,细碎的语声尽了,拉动障子门的声音昭示阴阳师的离开。


青坊主整理好被铺躺下。障子外却传来低沉的声音。


「和尚,本大爷知道你是记得的。」


有些透光的障子门上映出说话者的身影。青坊主侧过身而卧,没有理会门外的恶鬼。


评论(3)
热度(20)

© 上杉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