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画技很差依旧挖坑,甜虐看心情,最近沉迷雪童子√

微博@-上杉川-

目前沉迷阴阳师夜青,连若,狗崽/天书,黑白,晴琴,荒水仙/连荒。主要产夜青。

人还算河鳝,欢迎勾搭。

我和我寮夜青的故事【 二 】

不明意味产物。反正写着开心顺便找找手感。

感觉脑洞开大了

ooc归我

私设阴阳师,晴琴【?】出没。

==============================


不久,雨季来临。

早晨的屋外,大雨淅淅沥沥,好像一直都不会停下来一样,雨点打在走廊上发出噼啪的响声。即使是清晨,阳光也不能穿透浓重的黑云。梅雨季总是那样的令人忧郁,阳光已经好久没有照射到屋内最最黑暗的地方了。


湿气让人变得散漫,一点力气也没有。青坊主在梦中惊醒,刚睁眼便感到隐约的痛感从太阳穴那处传来。他缓缓直起身,扶着额前叹息。恐怕是忆起什么不好的事了。他梦中所见,是那场烈火,梦中所闻,则是那些人类吵吵闹闹的声音。直到那个罪孽深重的恶鬼在这场闹剧之中死去,那些嘈杂的声音才渐渐停息。青坊主只觉醒来后还存着几分惊魂未定。他稍平静了一下气息,望了眼仍是一片昏暗的房间。随手拾起身边的衣物披上,然后推开障子门走到走廊上。


「一切都过去了。」他在心中默念着。


是啊,都过去了。



今日的阴阳寮意外地安静。青坊主沿着走廊漫无目的地走着,廊檐外的雨不时打在木制的走廊上,沾湿了他的衣服下摆,他却一点也不在意。连平日总在樱花树下抚琴的人,今日也不见踪影。


「妖琴师是和晴明大人出去了吧……?其他人也出去玩了。哈,妖怪们都不怕大雨呢,只是大多都不愿去做什么任务而已。雨季果然是慵懒的时候。」阴阳师那么说着,遂将手上的书合上,起身将其放回书架,然后侧身看向站在走廊上的青坊主。「阿青不和大家一起出去玩吗?」


「不去也无妨。」


「阿青最近很奇怪。」屋内的人抿唇浅笑,起身向他走去。


「……只是不习惯热闹。」



「因为夜叉吗……?」阴阳师站到他身边,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继续自顾自地说着。


青坊主没有再回话,阴阳师抬头看着比自己高了些许的人,一点情面也不留。


「明明就记得嘛」


看到青坊主如古井般的眼中泛起一丝波澜,阴阳师笑意更甚。


「戒嗔戒痴,避色避贪,方得极乐……」青坊主低声说着,可是现在这话语中一点底气也没有,阴阳师知道是说对了。


「阿青和夜叉以前就认识了,是吗?我对你们的故事也算略有所闻。」


大概是夜叉说的,青坊主猜测着。当他还不过是个为了渡众生而四处奔走的僧人的时候,那个叫夜叉的恶鬼却让他停下了脚步。「今生只渡你一人。」不过是承诺,如今却是让青坊主不由感到迷惘的话。对所谓红尘感到迷惘。


「阿青真是又执着又单纯呢」阴阳师转身看了眼屋外逐渐细小的雨,像是自语一样说着。


「阿青,夜叉来了哦。」走廊转角处出现了一抹紫色身影,阴阳师刚望见便朝身后的人唤了一声。


大概是因为气温骤降,加上阴阳师的嘱咐,夜叉少有地好好穿着素色的和服,虽领口大开,但总好过平日。


「早啊,和尚。」夜叉向人打了个招呼,又转向阴阳师「怎么,大清早的在讨论什么本大爷不能听的?」


「啊?那个……你问阿青。」阴阳师一时不好解释,索性随口应了两声把话锋转向青坊主,然后匆忙跑走。


「和尚,那个阴阳师说,被召唤到这个地方是不会失去以前的记忆的。」


「你在逃避本大爷?」


阿青……在逃避什么?阴阳师远远地听到夜叉的声音,然后随着距离越来越远声音也模糊了起来。


「本大爷这不是回来了?就算再死一百次,本大爷也会从地府里再出来。」


这是阴阳师最后听到的。而青坊主依旧没有回话。


……


雨已经停了,屋外终于响起几声鸟鸣。


「阿青……?」低声唤着式神的名字,缓缓走向障子门,可是房间内却没有一丝声音,连隔壁夜叉的房间那边也是一片寂静。唯有走廊的地上几滴变成褐色的血渍,还有什么冷兵器划过的痕迹。




评论(1)
热度(21)

© 上杉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