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画技很差依旧挖坑,甜虐看心情,最近沉迷雪童子√

微博@-上杉川-

目前沉迷阴阳师夜青,连若,狗崽/天书,黑白,晴琴,荒水仙/连荒。主要产夜青。

人还算河鳝,欢迎勾搭。

我和我寮夜青的故事【 三 】

依旧骚操作,依旧超短,我开心就好【喂

信我,这是,小甜饼

之前为了更新把阴阳师删了重下,结果显示下不了吓得我半死,后来删了一堆玩意又下回来了。。。离开了寮的那阵子,刚来就被我送上四星的觉醒叉和四星的觉醒大师还在结界里【没放狗粮,独处】,谁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我回来之后大师就开始沉迷暴击无法自拔了。

=========================



再次睁眼,却是在一个残旧的寺院之中。


「唷,终于醒了吗?」恶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至于发生了什么,青坊主已经猜出了七八分。


这寺院坐落在山林中,远离村落,当然也远离了阴阳寮。是青坊主最熟悉不过的,曾伴他度过漫长岁月的地方。夜叉带他来到这里也有他一定的目的。


「和尚,出家人不得打诳语,这句话,你可曾记得?」夜叉坐在人的身边,单手托着下颚,语气中尽是不屑。


青坊主闭上眼,他知道面前的人是生气了。过去的他曾执着于渡化这恶鬼,而如今,他只希望夜叉能过上好的生活,既已成他人的式神又为何要执着于过往。青坊主发出微弱的一声叹息,启唇发问「为什么……?」


夜叉发出轻笑,随手一撩额前的发,开口便是讽刺的话「果然是记得的吧。为什么?那件事就当是本大爷自找的。」


「抱歉……」


「身为一个妖僧却仍守着那什么戒律,实在虚伪。」


青坊主看了他一眼,不再说什么。


「喂,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夜叉被人的动作惹得不耐烦。冷冰冰的家伙果然看了就心烦。抬手拿起一旁的戟,干净利落地一下插在离人的头颅只有半掌距离的地方。


青坊主不由一惊,回过神已经被夜叉俯身捏住下颚强迫他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


「不要以为你能从本大爷的手掌心逃出去。本大爷看上的猎物,谁也别想夺取,即便是那阴阳师也不足为惧。」


另一边,阴阳寮内。


阴阳师正靠在式神们住处外的廊柱边,望着庭院里的樱树,恍惚间感到背后一凉。八百曾问过他是否要占卜两位式神的下落,他知道八百绝对已经占卜过了,但是他不愿去了解,就让二位稍微独处一阵吧。


他相信阿青会回来的,带着那个恶鬼一起。指尖轻触手边的茶,发觉不知觉间茶水已经微凉,阴阳师捧起杯子饮下,喉头皆是苦涩的味道。


……


「和尚,你说……本大爷现在是不是该去找些食物了呢?」


青坊主坐在房间的一角,手中捻着平日挂在手腕上的念珠,却仅在心中默念着莲华经,不愿发出一丝声音。


「嗤,不理本大爷?那本大爷就去把山底下那条村子给屠了,再给你带个什么人的头颅回来。」


「夜叉,不得杀生。」语气中不免染了几分怒意,青坊主望向恶鬼,只见他脸上满是得意的神情。夜叉是故意那么说的。


「还以为你要继续安静下去呢。」生性恶劣的恶鬼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机会。


「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来到这曾经待过的地方现在只让青坊主感到不自在,过去的一切挥之不去。那一日的他压抑不住身上的妖气,被人发现了脸上浮现的妖纹,而那个恶鬼,则做出了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事。


和尚,在你眼中,本大爷早就是罪该万死的恶鬼了吧?


话音刚落,烈焰便吞噬了人形,裸露的皮肤裂开口子,鲜血落在那人身下的木柴上,衣料与藕灰色的发丝一起被大火烧成灰烬,愚蠢的人类吵吵嚷嚷,令人作呕的味道弥漫开来,青坊主仍记得。也许至今,也许仍有人在传着那年烧死了妖怪的故事。


评论
热度(17)

© 上杉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