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画技很差依旧挖坑,甜虐看心情,最近沉迷雪童子√

微博@-上杉川-

目前沉迷阴阳师夜青,连若,狗崽/天书,黑白,晴琴,荒水仙/连荒。主要产夜青。

人还算河鳝,欢迎勾搭。

《返魂香》【夜青向?】


《返魂香》

熬夜修仙产物,继续放飞自我。满满骚操作

ooc归我

私设阿爸出没

单向死亡注意

=============================


「阿青,你这是要成佛了吗?本大爷已经好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夜叉侧着身子靠在人肩上,也不顾手臂上的伤隔着纱布被抵到。


青坊主失踪了几日,今日清晨才冒着细雨回到阴阳寮,也许是因为身上湿透了,他站在夜叉的房间门外,就这样一直站着。直到夜叉感到妖力的波动醒来,透过没有关好的门看到他,才连忙把他拉进房间。


「阿青,你是被雨淋傻了吗?」夜叉把毛巾递给青坊主好让他把头发擦干,然后自己则是去翻了套干净的衣服出来,「喏,阿爸给我买的。不过我一次也没有穿过。现在看来还是更适合你啊,我的青。」


青坊主一直都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将衣服换上。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夜叉,眼中竟是一片柔和。


失踪多日的式神回到寮里,大家却都好像视而不见一样。而接下来几日的任务,夜叉也没有看到阴阳师让青坊主出场。平日站在他身边的总会安排到青坊主,但是自从他失踪后,那个位置便让别的式神占了。


面对着正朝自己嘶吼的八岐大蛇,夜叉握紧了手中的戟,朝大蛇发动了一击黄泉之海。来自地狱的水随着妖力调动而涌出,卷了整整五次。最近的夜叉都没有再在战斗中说话,只是认真而直接地快速结束战斗,连阴阳师对他的态度都又好了几倍,好不容易凑回来的黑达摩也毫不吝啬地给了夜叉。


「阿青,本大爷回来了。」每日回到寮内,夜叉都会先去找青坊主。青坊主最近都住在他的房间里,今日已是第四日了。「今天一下没注意,被那麒麟伤到了,啧。」夜叉在榻上坐下,青坊主为他找来药品,然后在他面前坐下,为他手臂上那个还粘着几分褐色血渍口子涂上药,然后用纱布遮掩住那狰狞的伤。


「阿青」夜叉唤了一声,然后如愿地看到面前的人抬头看向自己。见着反应不住勾起嘴角一笑,干脆靠在人身上。抬手撩起人藕色的长发,在指尖搓捻着「为什么不肯说话,难道不知道本大爷最讨厌冷冰冰的家伙了吗」


青坊主微张开嘴,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他握住夜叉的手腕,将人的手放于自己膝上,另一手则用指尖在人掌心轻划,留下一句短短的话。


「抱歉,贫僧不能作声。」


「啧,该不会这离开的时间里……被什么妖怪伤了吧,本大爷替你教训它。」太久没有听到青坊主的声音了,本来这妖僧平日就不怎么开口,如今的事更是让夜叉无法接受。


青坊主抬眸,正巧与夜叉的视线碰上,夜叉看到他眼中似乎带着别的什么感情,但是一时也不好确认,然后便是青坊主浅笑着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


……


是夜,两人睡在同一张被子下。


夜叉望着微弱月光勾勒出的青坊主的身影,只觉好似最近几日都不过大梦一场。


「阿青」夜叉一把将青坊主揽入怀中,见人没有挣扎便保持着姿势继续说,「你说,怎么你回来了,大家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怀中的人背对着他,看不出脸上是怎样的神情。夜叉也许未察觉,几滴晶莹的泪落在被褥上,但是没有化开的痕迹,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如果这是一场梦的话,本大爷乐意沉沦。」


……


清晨,屋外又下起细雨,夜叉突然惊醒,发觉身边早已不见青坊主的身影。

又走了……?


起身朝屋外走去,恰好遇到已经起床的阴阳师。


「我刚才好像……看到阿青撑着一柄白色的纸伞出去了。」比他矮了些许的阴阳师抬头看着他,夜叉看到他刻意收向身后的手中还捏着一张整齐折叠却粘了红褐色污渍的纸,不知包裹着什么。


「回来几天又走,啧」


「夜叉……?阿青他,明明已经……回不来了。」


「这是在阿青房间的香炉里找到的,我刚才发现的时候它竟然还在烧着。」


「里面东西的香味很特别,而且还带着妖气……」


青烟起,人形渐显。那便是返魂香。可是死灵只能在人间停留短短的时间,终要汇于天子殿内。


评论(7)
热度(40)

© 上杉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