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画技很差依旧挖坑,甜虐看心情,最近沉迷雪童子√

微博@-上杉川-

目前沉迷阴阳师夜青,连若,狗崽/天书,黑白,晴琴,荒水仙/连荒。主要产夜青。

人还算河鳝,欢迎勾搭。

《我和我寮夜青的故事》【 四 】

又是这个写着开心的玩意。依旧意味不明。

===========================


这是一个不起眼的故事,希望您能听完。


鬼魅横行之时,不断有人家传出噩耗,有的村落甚至只剩残破的房屋,尸首倒在路边也无人理会。夜间更是让人不敢接近,坊间更是流传着异闻,那样的地方总会滋生些不好的东西,不论是真是假,人们总是会厌恶着死的。很快那些仍有尸骨留存的地方会像罗城门一样变成人烟俱寂的地方。


有那么一个似乎逃离了恶难的村庄,方圆数十里已经不见人形出没。人们仍在恐慌之中,因为谁也不知道那些鬼魅何时就会降临到他们的住处。正当大家都像等死的畜牲一样缩在这个小小的地方时,两个过路的人却来到这里落脚。


人类,那些丑陋的人类便开始怀疑着那两人的身份。


说来也是奇怪,这两人大概是从山上寺院的那个方向来的,一人是僧人的打扮,另一人却无比俊美,穿着华美的和服,还裸露出胸膛。两人站在一起实在让人写不出其中有什么关联。


人们不敢表露心中的恐惧,姑且让客人在一个已经空了的房子里住下。


可是就在人们安全地度过了几日后,某户人家却突然传出女儿惨死的消息。


闺房之中,花季的少女人首分离,就这样失了性命。


人们的恐惧瞬间涌出,同时又开始将矛头胡乱地指,假装出大义凛然的样子好让大家的怒气有个发泄的地方,然后自己好当个什么英雄。


「阿青,那小妖还真是大胆,连本大爷在的地方也敢撒野。」夜叉望了眼屋内仍面不改色念着佛经的僧人,然后又看向吵吵嚷嚷的屋外。


不能杀死身边的人,那就只能指向陌生人了,不是吗?


自大的渣滓终于找上过路的旅人,而青坊主却因为没有夜叉那般强大而在血腥味中显出了眼角下的妖纹。


「居然打扮成僧人的模样」


「就是这家伙杀了人的吧,没想到藏得那么深」


「烧死他,烧死这个恶鬼」


人们谩骂着,还真以为自己已经找到了杀人凶手。


夜叉连解释的机会也没有,只得看着青坊主被人们带走。


今夜便是处刑的时刻。


夜叉潜入了青坊主被关押的地方,用妖术将两人的模样换了过来。


「本大爷自有办法,那些人类不能把我怎么样」夜叉那么对青坊主说,当晚,他替青坊主走上了处刑的木台。


大火从脚下蔓延上,夜叉始终注视着人群中已经顶着自己样貌的青坊主,直到火烧上他藕色的长发,然后将他完全吞没。


妖僧在次日清晨离开了那个地方,没有回到寺院,只是开始了他的漂泊,四处为人们讲经,但是他看着人类们的眼神从未露出过柔和,仿佛一切都不属于他。而那个替他接受了火刑的恶鬼再也没了下落。


评论
热度(17)

© 上杉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