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画技很差依旧挖坑,甜虐看心情,最近沉迷雪童子√

微博@-上杉川-

目前沉迷阴阳师夜青,连若,狗崽/天书,黑白,晴琴,荒水仙/连荒。主要产夜青。

人还算河鳝,欢迎勾搭。

我和我寮夜青的故事【 五 】

昨天不更的原因是卡车了【划重点】

无证驾驶

ooc继续归我

还有这个车我给它续命了,能写完的话就当个番外吧

=============================


已经是离开阴阳寮的第三日,阴阳师那边似乎仍没有派式神出来寻找着出逃的两人。


夜叉惬意地靠在门边,青坊主则在屋内背诵着佛经,似乎一切都回溯到了从前。不过也有不一样的,夜叉听着青坊主诵经的声音不如往日那般虔诚,更像是一种仪式。那个妖僧仍在坚持着每日早晨的诵经,夜叉离得远远的也不知他是背的什么。


「和尚,你变成妖怪之后为什么还要坚持做这些?」


青坊主的声音停了下来,他远远望着夜叉,什么也没有说。


也许他自己也不清楚,只不过是生前有什么意愿未了才变成了妖怪。真是如此的话,这妖僧不过是凡心未泯才堕落至此。夜叉猜想着,看了眼已经停止诵经的人。


「可别说因为本大爷罪孽深重什么的,本大爷已经好久没有尝到人血了。」夜叉见人不回答,便继续说着。


「……只是习惯罢了」青坊主的回答有些出乎他意料,一向满腹道理,一心渡化众生的人,如今倒是有了几分凡人的姿态。


「这倒是有趣。」


「就像以前一样。」夜叉似乎看到人嘴角的笑意。这家伙也会笑,只是不太容易看到罢了。「夜叉,你带我来到这里,是想要我想起什么?」


没有自称贫僧,也不像他们第一次详见时那样话里充满恭敬,只是一股温存。夜叉只觉自己脸上有些发热,青坊主是绝对不会对外人这样的,他很肯定自己这想法。


「和尚,本大爷饿了。你不让本大爷杀人,那就用你的血肉来饲喂我如何?」这句话夜叉当然记得,因为他上次那么说的时候,正是这妖僧破戒的那日。


「现在……?」


夜叉起身把门拉上,屋内瞬间暗了几分,只有微弱的阳光透过白色的障子,在靠近门的那片地方映出一小片光亮。


「本大爷可是很久没有尝到你的血了」夜叉朝青坊主靠近,对方却一点也没有退却的意思。


「夜叉……」青坊主还未来得及换下睡觉时穿的衣物,朴素里衬的领口大开着,露出因为常年不见阳光而无比白净的肩。


夜叉俯身咬住人的颈侧,有点类似野兽制服猎物时的动作,只是更轻些,虎齿划破了皮肤,便能看到红色的温暖液体流出。夜叉舔去那鲜血,才在人耳边低语道,「尝过你的血之后,本大爷还哪看得上别人的。」


舌尖舐过时温热而湿润,青坊主只觉一阵酥麻的感觉从尾椎处窜上。


「夜叉……够了」


恶鬼在饮血的同时还开始抬手伸入他的衣料下,指腹有意无意地轻触过胸前的敏感处,引得青坊主一阵颤栗。


青坊主将手抵在人肩上,尽力保持着那些许距离,脸上却早已因为那番动作而染上微红,衬着眼角下的妖纹更是魅惑。


夜叉瞥见青坊主的耳根也微微泛红,才放开人的肩,直起了身去欣赏那妖僧染上情欲的模样。


真正断绝七情六欲的人,不过寥寥。


屋外阳光透入室内显得一片朦胧。在白日做此等的事,青坊主是第一次。光亮之下让一切都无所遁形,对夜叉而言这倒是给这场情事添了不少趣味。


……


阴阳寮内,阴阳师还是忍不住向八百要了占卜的结果,仅仅只是问了两位式神回归的时间,他觉得这样就足够了。契约没有解除,而青坊主的性格他倒算了解。


一定会带着那个恶鬼一起回来的。



评论(2)
热度(22)

© 上杉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