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画技很差依旧挖坑,甜虐看心情,最近沉迷雪童子√

微博@-上杉川-

目前沉迷阴阳师夜青,连若,狗崽/天书,黑白,晴琴,荒水仙/连荒。主要产夜青。

人还算河鳝,欢迎勾搭。

那春日之下未开即谢的樱【 如梦 】

对,依旧很短

是个很奇怪的脑洞,感觉还没能写出想要的那种效果,前边的未修版会删掉,致歉。

ooc归我

就是这个没有后续,第二篇和这个无关

阴阳师是私设,与晴明无关

还是掰了he,请放心食用,看来我不是后爹

===========================

那春日之下未开即谢的樱


如梦


房间内的空气中弥漫着炉中熏香的气息,暖和的房间里佛语阵阵,还伴随着木鱼被敲击的响声。

寮里已经很久没有迎来新的式神了,同时因为天气越来越冷的缘故,任务也少了,阴阳师偶尔才会在傍晚穿着深色的羽织,围上围巾,带着几个不那么怕冷的式神出外狩猎鬼王,换来几个胖胖的红达摩,或是在收到附近居民的什么委托才问寮里有没有谁愿意去。

大雪纷飞,也就只有那位从雪山深处而来的少女还穿着单薄的和服在屋外飘荡。阴阳师几乎不想离开室内,抱着自己的御灵白蛇窝在被炉那边剥橘子。幸好御灵和普通动物不一样,不然冬眠了的话可就麻烦了。

雪下得大的时候,大广间就成了大家聚集玩闹的地方,等雪一停,喜欢玩闹的式神们便立刻到屋外去玩雪。有时连尚算能召唤风雪的雪女也不住在一边围观,庭院里总算充满生机。

青坊主不习惯太过热闹,选择了留在房间内,敞开着障子,能不时看到有式神经过就足够了。而且阴阳师在冬季降临前最后一次召唤时出的夜叉也在房间内陪着他。

“本大爷只是不喜欢和那些小孩子玩闹罢了”夜叉是那么解释的,让青坊主有些哭笑不得,明明刚来到寮内的他也算是孩子。

今日阴阳师也没有再派什么任务,屋外经过的式神似乎比平日少了,连一向喜静的青坊主也开始觉得有些无聊。

佛语声终于停止,青坊主收起佛珠,起身的动作打破了宁静。很意外地,一向不耐烦的恶鬼这次却一直待在原地。青坊主走进了些,才发觉那恶鬼已经保持着坐姿睡着了。他望着人有些出神,数秒之后又浅笑着摇头打消了念头。他干脆将还是已经沉入梦乡的夜叉揽入怀中,然后一面抚着人酒色的发,一面望着门外发呆。屋内有暖炉,在冬日来说这实在是睡觉的好地方。不久,困意便蔓延上。正在青坊主几乎要睡着的时候,屋外却有个紫色身影走过,长着角的恶鬼在冬日中袒露着胸膛,和服挂披后的动物头颅骨还飘着隐约的鬼火。

青坊主瞬间清醒了过来。他不会认错,那是夜叉以前还未成为式神时的模样。他解下袈裟为夜叉盖上,急忙起身追向那个身影。

夜叉旁若无人地继续朝走廊的尽头走着。越往走廊的尽头走,那里便约安静,因为还未安排式神居住,甚至连灯也没有点上。青坊主第一次觉得这个阴阳寮大得有些可怕。

夜叉很快在将近尽头处没有去路之前拐进了一个房间,青坊主记得那里已经空置很久了。

“……?”

青坊主好不犹豫推开门,看到的不是一片黑暗,而是满地的鲜血和人类的尸体。恶鬼站在其中,背对着他,不知在朝谁说着“真是脆弱,本来只是想教训一下,竟然死了?”那是夜叉在和他第一次相遇时曾经对一个将死的人类说过的话,但是此刻的声音分明是青坊主自己的。

鼻腔里被血的腥味充满,看着脚边被开膛破肚的人类,青坊主更是一阵反胃。正当他想要上前阻止夜叉时,耳边却响起了铃鼓清脆的声音。“阿青……!”

青坊主猛地睁开眼,发觉自己正躺在阴阳师的膝上,而面前的人则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

是梦……?

“阿青突然晕倒在房间里,要不是小蝴蝶及时发现可就麻烦了呢”阴阳师向人解释着。

青坊主只觉方才的一切实在太过真实,刚扶着额起身,想摆脱那“梦境”的困扰,却瞥见大广间通往走廊的门不知何时开了个缝隙,恶鬼金色的眼在门后注视着他。

“阴阳师大人……”

“叫我阿爸。”

“……阿爸,寮里是否来了新的式神”

“最近没有做任务,哪来的符咒去召唤……阿青这是怎么了吗?”比他矮了半个头的阴阳师伸手揉着他的发。

“可能是太累了。”

“那阿青先回去吧,但是要注意身体哦”阴阳师嘱咐着,然后侧身去抱住青坊主,在青坊主没有注意时脸上闪过一抹异样的笑。

接下来几日,青坊主再也没有遇到过那样真实的梦。只是夜叉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平时总是一副“本大爷天地不服”的模样,明明才二星却妄想去挑战寮里已经四星的妖刀姬,但是现在却乖了不少,成天跟在他身边。

冬意渐深,青坊主坐在室内也感到手指冷得有些发僵。夜叉趴在他膝上,手里还抓一只阴阳师用以前凑的荣誉换来的黑达摩,来到寮里一个月还未觉醒的,除了那些阴阳师不想养的那些n级和r级的式神也就只有他了。青坊主顺着他酒色的长发,想起自己也曾闪过一个自私的念头,“要是他一直不觉醒,一直留在我身边就好了。”这样,但是他很快又打消了这个恶念。自己怎能束缚着他……

青坊主回过神才发觉夜叉正抬头看向自己,不住将人抱起,让他换成同自己对坐的姿势。

“和尚你……”

青坊主在他嘴角留下一吻,然后低头掩饰泛红的脸。

“嗤,居然害羞了,本大爷还没说什么呢”



后来几天,屋外终于没有飘雪,阴阳师才带着式神出去为夜叉打觉醒材料。


“本大爷也要去”夜叉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他来到阴阳寮至今还未出战过。


“低层的话倒是可以”阴阳师用扇子轻拍着手掌。“青坊主不去吗?”最近很奇怪的没有看到青坊主,每次夜叉出现的时候总是找不到他的身影。但是青坊主却向阴阳师解释说在平时房间里陪他就好了。不是很懂你们式神……


“本大爷今天就要见识一下那麒麟到底有多强……!”夜叉捏紧了手中的戟,头一次出战还是有些紧张的,不过更多的是对战斗的期待。那个和尚不去也罢,本大爷一个人也可以解决。

当然,等级还很低的夜叉即使带着阴阳师问妖狐拿的御魂也没能赶上白狼小姐的输出。白狼释放了一击无我,那气势让身边的山兔不由一脸羡慕。而夜叉的黄泉之海虽然输出也算高,但是等级造成的血量差距仍让他很快承受不住麒麟的攻击,很快便受了伤。


回到寮内,阴阳师都还未说什么,受了伤的夜叉已经跑回了房间。


“和尚!本大爷回来了哦”即使伤口隐隐作痛仍面带笑靥向屋内的人打招呼。


“受伤了……?”青坊主拨起他染血的衣袖,不由叹息,“以后要小心……”


“这点小伤算什么”夜叉撇撇嘴,语气满满的不屑,“本大爷今天超帅的,可惜你没来观战。”


青坊主看着人,心中总觉有些奇怪的空缺。“也许永远都不会去观看你战斗”这样的话险些脱口而出。他沉默着为人处理伤口,看着狰狞的伤,自己似乎也感到了那份疼痛。

晚上,青坊主终于再次接触到同那天一样奇怪的梦境了。


惊醒之后的他望着怀里的人,才松了口气,但是这样的放松并不久,因为他感到自己手上传来刺痛感,在确保不吵醒夜叉的情况下,他小心翼翼地掀开袖子,手臂上赫然出现一处已经包扎好的伤。次日早晨,青坊主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醒,睁眼便看到已经觉醒的夜叉,而且从妖力上来看,此时的他完全凌驾在自己之上。

“和尚,没想到本大爷竟然在这里遇到你。”恶鬼大大咧咧坐在他枕边,曲了单膝,用手撑着下颚饶有趣味地打量着他。

“……?”青坊主没有起身,下意识地抬手去触碰他,摸到人的体温他才觉得这不是梦。

“院子里的樱花开了,要去看看不。晴明可宝贝着那樱树了。”夜叉没有任他做出奇怪的举动,一手握住了青坊主的手腕。

樱花?青坊主侧着头朝外看去,障子外竟是一片暖阳。明明昨天还是冬日。
“赶紧起来,本大爷可不是来看你躺的。”

青坊主只好忍住内心的疑惑,起身换了衣物然后随人一同到屋外去。
今日的阴阳寮静得只有他们两人的声音,青坊主抱着满腹疑惑被拉到庭院里,任凭夜叉继续说着什么,他都无心听入。

“夜叉……贫僧稍微离开一下”青坊主随口说了一句便离开了夜叉的视线。然后匆忙跑入屋内,直奔阴阳师的房间。

刚拉开门,映入眼帘的是阴阳师惨死的模样。腹部上满是已经变得红褐色的血,灰色的眼仍睁着,望着门口的方向,可猜得死时究竟是何等绝望。

“和尚……?”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未觉醒夜叉的身影,他歪头看着青坊主,眼前这个僧人的袈裟上竟粘着血,而面前还躺着死去的阴阳师,“你……怎么了?”恶鬼向他靠近,他却像被定在原地一样动弹不得。

“不……”太阳穴处传来阵阵刺痛。

皮肉撕裂的声音响起,手上净是还存留着体温的血。往日夜叉常用的那柄戟不知何时到了青坊主的手中,利刃刺破了夜叉的腹部,使其当场毙命倒在血泊之中。

屋外变得暗淡,满树含苞的春樱瞬间凋零飘落,枯萎的花被风卷向室内,落在走廊上,也落在夜叉的尸首上。

阴阳寮内已经没有活物了,只剩一片的死寂。

眼前景色模糊了起来,然后逐渐变成一片黑暗。

“和尚,本大爷来找你了”觉醒材料还未凑齐,所以夜叉今天也被安排了一起去打觉醒。当障子拉开的一瞬却看不到青坊主的身影。

平日这个时候应该在的才对……

“和尚?该不会不在吧?”夜叉四处张望,直到看到房间的一角放着一面铜镜,他走上前,看着镜中的自己。

“真的是,本大爷可不是好糊弄的。”夜叉一面自言自语一样说着,一面解开束腰的带子,把一切一切从自己身上卸下,直到最后将裤子也脱下随手丢到地上,他终于收敛了笑容。

走到人放置物品的柜子,取出青坊主的衣物换上,那白色和服十分合身。

终于将袈裟也系上之后,夜叉酒色的发逐渐泛白,本是金色的妖瞳也恢复了原本的褐色。

他再回到镜子前,望着镜中倒影的眼神如古井一般波澜不惊。

“贫僧当然在啊……夜叉……”



自从那日之后,寮内再也没有青坊主的身影,有的只有那个叫夜叉的式神。

式神间甚至传言青坊主是解除契约离开了,但是阴阳师对此没有任何解释,也没有阻止各样的流言。

某日夜,阴阳师拿着书卷径直走入夜叉的房间,那是青坊主曾经住过的。

“大半夜来找本大爷作什么”夜叉一脸不耐烦地拉开门,阴阳师则什么也没有反驳,在矮桌前坐下。

他将书卷放在桌上,“夜叉”才发现那是一卷契约书。

“阿青,醒来吧。”阴阳师低声说着,房间里没有其他人,那必定是对“夜叉”说的。

意识瞬间涣散,视线被黑暗吞噬。

再次醒来时,青坊主看到阴阳师靠在门口,手里还把玩着一柄戟,绕在他身上的白蛇吐着信子,也随主人一同注视着这个式神。

“阿青看来休息得不错。”

“我可是记得很清楚每次来到寮里的分别是谁。直到出现了这个叫夜叉的式神,那时我根本没有召唤他……”阴阳师随手将一卷书抛到他手中。

“该去迎接那个日思暮想的家伙了”

阴阳师身后出现的正是那个刚来到寮内便被觉醒还升上五星的恶鬼。

“唷,好久没见了呢,和尚”


评论
热度(13)

© 上杉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