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画技很差依旧挖坑,甜虐看心情,最近沉迷雪童子√

微博@-上杉川-

目前沉迷阴阳师夜青,连若,狗崽/天书,黑白,晴琴,荒水仙/连荒。主要产夜青。

人还算河鳝,欢迎勾搭。

青禅【壹至贰】【夜叉x青坊主】

还是鼓起勇气丢这里了,咳。

无辜被封什么的还是有点后怕啊

依旧ooc归我

=========================

青禅



这里早已人去楼空。晚霞之下,僧人坐在佛堂内,突然嗅到空气中有奇怪的味道,血肉的腥味让他皱起眉,手上的动作也随即停止,他微睁开眼望着空荡荡的庭院。即便景色如故,也无法掩盖那个事实。


十多年前,他还是这寺院中的一名普通的僧人,被家人送到了这里。那时他望着这陌生的一切,心中是怎样的滋味?早没印象了,只记得后来的他一直没有潜心修行的念意思,他不喜欢这个地方。佛门清净不过妄言,这宁静寺院外的世界仍有混沌,这看似清净的地方内仍有人心存恶念。他只觉这一切过于虚伪,诵经时毫无虔诚之意,听公案时他也不发表见解,因为他知道他的想法若是被察觉,他可能连待的地方也没有。


出家第二年的某日夜里,其他人各自在房内或抄录经书或冥想,唯独他正在房间内翻阅着关于历史的书籍,其他人做什么与他何干?他只是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便足够了。


借着烛火的光亮,一句句地阅读着书中的内容……日本天正十年六月二日,本能寺被大火吞没。战火无情,人心莫测,即使是这样所谓清静的地方也逃不过!只要仍在人间,那边是脱不开红尘,脱不开各样的来自心底的欲。


那会是怎样一番辉煌的景象?看着这样迂腐之地被火吞没,在烈火之中露出它本来的模样。


这个僧人最终没有如愿,他在点燃了木质结构的佛堂之后便用早已准备好的短刀刺破了自己的手腕,倒在了血泊中。他是没有看到后来的景象,大火没有吞下这个地方。


漫长的,无意识的一段时间过去。他在已经积满灰的佛堂中醒来,发觉一切如故,连火焰灼烧的痕迹也没有。醒来的他发觉自己的头发已经变成了异样的米白色,掀起衣物再检查身上的变化才发觉自己的身上竟出现了红莲图案的妖纹,一直蔓延到颈上。他变成了妖物。


死后仍要每日诵经修炼,那是上苍给予的惩罚吗……?他再也无法离开这寺院。


宁静生活以外仍是一片混乱不堪,鬼魅横行之时,凡间众人为求得生存不择手段。他们厌恶死亡,恐惧死亡,只要能在这人间多待一日,即便舍弃礼义也无妨。


这僧人反而走上了另一条道路。每日清晨诵经的声音开始变得虔诚了不少。


某一日,一个横行霸道的恶鬼来到了山下的小镇,仅用一日,那个地方已经没有了活人的气息。恶鬼似乎仍不满足,他仰起头,望见山间的寺院,随手拔起刺在人尸体上的戟,径直朝山上走去。山里的小妖被强大的力量吓得四散,恶鬼带着一身血腥的味道逼近建筑。


僧人在佛堂内,变成妖物的他对血的味道十分敏感,在恶鬼推开大门之前他已经察觉不对,匆忙拿起禅杖朝外走去,正巧与恶鬼碰上。


“切,还以为会有不少人呢。结果就剩一个了?”恶鬼嗅着空气中的味道,确定这个寺院里没有别的活人,然后又瞥见僧人眼角下的妖纹,不住笑道“还以为是什么人如此大胆,竟然是个妖僧。喂,这地方没有活人,该不会是你干的吧?”


僧人没有回答,紧握着禅杖做出将战的姿态,即使知道自己并不是这恶鬼的对手。


“被说中了?”恶鬼打量着他紧张的模样。


“不……”僧人这才开口否认,得到的只有恶鬼满是讽刺之意的笑。


恶鬼将戟利刃的那段抵在僧人的颈侧,看着对方丝毫没有躲闪,同时眼中又闪过几分惊愕,只觉这妖僧也是弱得可以,连躲过这一击也做不到。僧人白净的颈被划破,渗出几分血丝。恶鬼收回了戟,一手揪住人的衣领不让他再后退,然后凑上前用舌尖舔去人的血稍作品尝,仅是这样的举动竟引得这僧人一阵的羞耻,甚至连脸上也泛起微红。“你这家伙还真是有趣。”


“本大爷今天就放过你,不过……你若是敢从这里逃出去,本大爷能立刻找到你,然后送你进轮回。”




恶鬼那日以后便常到寺院里来,有时会带来一些食物或者什么有用的物品,有时却沾了一身腥气然后挂着染血的羽织走入,这样做一开始只会惹得僧人一脸厌恶,后来那僧人却好像淡然了不少,开门望着一身血的恶鬼也只是询问了伤势,然后为他找来处理伤口的药物。


“又杀人了吗……?”僧人一面取来纱布,一面开口问着。他每次都会如此,因为总是不好判断这个随性的恶鬼到底会做出什么。


起初,恶鬼总是一脸的不耐烦“杀了就杀了,那又如何?你的命也是本大爷的,还有心思去管其他人?”那时的僧人只能是发出轻叹,无法离开这个寺院的他唯一能交流的对象也就只有这个恶鬼了,还真是讽刺。


恶鬼似乎将这里当做一个休息的地方,僧人继续在菩提树下诵读佛经,恶鬼则靠在一旁,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妖僧会如此虔诚,明明做什么都是徒劳的我都是无法改变他已经成妖的事实。


“和尚”恶鬼突然开口打断诵读声。僧人看向他,琥珀色的眼中满是疑惑。


“本大爷还没问过你的名字。”


僧人已经太久没有被问到过名字了,他连自己叫什么都已经忘却了。只记得一个字——青。“……青坊主。”他犹豫了片刻,这样回答。


“夜叉。给本大爷记好了,以后就别再叫施主。”


那日下午,夜叉在寺院里待了很长时间,直到天空染满血色他才起身离开。


沿着石阶往外走,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皆是僧人嘴角的那抹笑意。不似那些妖女一样魅惑人心,却偏偏让他忘不掉。越是清明的人越想玷污,那是心底深处的恶。


木屐踩在石阶上发出叩击声逐渐消失,远离了寺院,山林还未完全被暮色吞没,静得只有这恶鬼踩在枯枝上的簌簌声。


“阿青,你平时念这些到底有什么用处?身为妖怪却弱得不行,还有心思去信佛。”傍晚时分,夜叉在将要离开时那么问过青坊主。


青坊主没有立刻作出反应,只是继续敲击着木鱼,直到夜叉上前握住他的手腕硬生生停止了他的动作。


“馬の耳に念仏。”青坊主那么说,脸上少有地露出明显的笑意。


“你这家伙……”夜叉竟懂得话的含义,可是看着人脸上少见的笑意却一点也没有要发怒的意思,话里更多是无奈。


“说的是贫僧自身罢了。”青坊主笑着向人解释,他自己生前即是如此的,无心于所谓信仰,一心在意这人间,如今脱离人间,失去家人朋友和过往的一切,心思也就只能安放在这佛法中了。究竟是那时更好还是现在更好……?这样的问题根本寻不见答案。


“每日诵经不会是为了救赎吧?”夜叉只觉面前这妖僧不过是生前犯下什么错才会如此。


后来那个僧人给予了他一个意外的回答。他犹豫了良久,大概是才下了决心告诉才他,“不,我想渡化你……”


生前曾目睹过战火纷飞,死后失去一切,本来以为这般就可做到无牵无挂,成为那斩断尘念的寥寥数人之一,如今却发觉自己仍是凡心未泯,对这世间仍有千万牵挂。他只希望这恶鬼能消去恶业,得余生安康。


夜叉扛着戟走过山下那被他血洗过的小镇。竟惊讶得发现,这个地方有生人的气息。大概是侥幸逃脱的人。他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只是继续保持着步伐穿过街道。


究竟是怎了,竟被个僧人迷了心窍。夜叉身为鬼也是体会过在花丛中过的,少女柔软的身体和甜美的声音好像让他有些厌倦了似的,如今是开始向往清淡的味道了。


“我诅咒你……你会失去你最珍惜的东西”一个人类在被夜叉杀死前仍借着最后一分气力说出如此嚣张的话,最后当然是被夜叉手上一用力便掐断了呼吸。夜叉那时还不以为然,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的恶鬼而言这样也算诅咒吗?


夜叉苦笑起来,那个僧人算是吧?珍惜的东西……






馬の耳に念仏:马耳边念经,有对牛弹琴的意味。若是一心向佛,即使是畜牲也会被佛法感动。


评论
热度(24)

© 上杉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