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透明人
—随机删帖—

【夜青向】椿


之前发的图糊掉了,所以只能发一下文字版。大长条图片走微博→https://m.weibo.cn/status/FavJdha48

许久没有码什么了真的很不好意思qnq开学后状态差如汪

微微微微虐……

————————————————————————————

《椿》

• 零 •

冬末,寒意还未消退,庭院里仍铺满纯白。一片雪白之中,殷红的花苞像散落的血滴一样引人瞩目。枝桠上,不惧寒冷的花正期待着
自己盛放的那一刻。
屋内燃着暖炉,障子半开的空隙时有零星雪花飘入,刚跨越门框落到席上就消融不见了。才是清晨,屋子的主人已经醒来许久,这才顺手去点上檀香,白烟缭绕在室内,从门口方向看进去更是虚幻。

椿花,快开了啊。

• 壹 •

青坊主坐在门边,手中的温茶还冒着朦胧热气,和香炉里飘出的烟雾融在一起消散在半空。

最近那个恶鬼没有来得那么频繁,日子倒也清净了不少,只是不知为何多了点空洞的感觉,恍惚间总觉少了些什么。那个家伙是什么时候开始来这里的呢……上年初春,还是更早些时候?青坊主已经不记清了,想必那个恶鬼更是如此吧。这样的事情对鬼道中的他而言不过漫长岁月间的不起眼一段,就像一颗石子跌入茫茫大海中,谁会在乎。而青坊主不一样,步于人道中,只需数月就能将一个身影刻入心底。这恶鬼常常来到寺院内找他,他大概是已经逐渐习惯了午后的门外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只要挪动身躯稍探出头就能看到那个恶鬼扛着戟大大咧咧地跨进门口,在走廊上踏出一串不紧不慢的步声,最后拉开半掩的帐子,在他身侧坐下。这一切都那样自然。恶鬼闯入这样神圣的地方又怎样?反正这寺院早已经人去楼空了。只剩青坊主一人仍固执地守在这里,守着这个伴随他度过数年岁月的地方。该说痴愚吗?可他不曾后悔过——只因这里载着他过往的执念。他不愿同别的僧人一起转移到别的地方,他心里知道自己也许早已经连出家人都不能算了,内心深处的执念犹在,怎称得上戒嗔戒痴……?
青坊主倚在门框,望着庭院里纷飞的白雪发呆,今日有些太过安静了,安静得让人觉得不真实,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无声才会令人沉下心来胡思乱想。为何如此介意那个恶鬼呢?仅仅只是因为他是出现在这个地方的除了自己以外唯一的人形吗?还是说自己这是染上了什么逾矩的感情……恍然间,杂乱的念头划过脑海,青坊主才发觉自己似乎带着几分想念的意味。为什么会这样……
他猛地清醒了不少,叹息着打消这样奇怪的念头。

• 贰 •

恶鬼再次到访时,沾着一身血气大摇大摆地踏上台阶。房内嗅到腥味的青坊主并不太惊讶,初次见面那时似乎就是如此的场面。已经好久没有闻到过了,不过这次又是为何染上了血?
夜叉在他面前坐下,他便起身为人找来药品和纱布。看着人身上斑驳的血渍,他眉间微皱,正欲启唇又将到嘴边的话改了,他自然想知道夜叉这是干什么去了,可又自知就算询问也得不到答案,再加上他心底略带自负地认为能靠表象猜到夜叉这是做了什么
……必定是杀人了吧,恶鬼。
“伤到什么人了吗?”低垂着眼眸为夜叉一点点擦去手臂上的血,狰狞的伤口渐渐显现在人眼前。他仅这样问了一句,由始至终,他心里装载着的还是那众生,至少夜叉也这样认为过。“没有。”夜叉注视着人的动作,紫色的眸中掠过一丝异样的温柔,可是青坊主没有注意到。
必定只是为了掩去事实吧,
人总会十分主观地胡乱猜想。
“以后不要再伤人。”青坊主提醒着,夜叉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
恶鬼怎么会在意这种事情?

• 叁 •

青坊主坐在廊上,冬阳未曾如此柔软过,丝缕阳光透过树枝叶间落到他身上,他就这样静坐着,此时正巧来到的夜叉停在门口,他望着这一幕有些出了神,阳光为这个人类勾勒出一层金色的轮廓,金色光芒之下衬得那样美好。宛如神明一般。夜叉揉了揉眼,将视线转向别处。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一看到这个人类就变得有些不对劲,也许只是一种自私的占有吧。
被认为不能称为爱的感情还在逐渐生根发芽。夜叉拾起一旁的戟,悄然离开了寺院的大门。

• 肆 •

最近这山头总不太平。某些妖物循着这人类的气息聚集到此,而寺院内那个人类却丝毫不察觉。
若是平日,被妖物盯上的落单的人类早就被扼断咽喉,饮血食肉了。只是这个人类不同,那些妄想靠近寺院的妖怪都被黄泉之水卷入地狱,在青坊主没有注意到的地方,血液丝丝渗入土壤。林间再远一些的地方,已经是炼狱的景象了。毫不知情的话,
迟早要服下恶果,这世间便是如此不讲理,因为弱小,所以被淘汰,因为目光不能触及那些猩红色的地方,所以会让自己陷入困境。

白骨砌成围墙,将人围堵其中。
那夜的鸟兽嘶鸣声异常凄惨壮烈,戟锋上又染上了血。到底是什么吸引着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妖怪聚集于此?
夜叉朝寺院的方向望了一眼,
大致是那个和尚身上携着什么吧。他呆望着那个方向十来秒,慌忙吐掉嘴里的血水,快步朝寺院赶去。

• 伍 •

“您,可以救救我吗?”

“我快要死掉了”

“我可以饮下您的血吗?”

“这样的话我才能活下去啊”

“那山下来了很强大的阴阳师,我伤害不到人类……”

“真是谢谢您了呢”

“不过……晚安了,人类。”

• 陆 •

椿花开了,开得那样美。
似要同地上血争艳。

夜叉看着他,褐色的双眸早失了光彩,连血液都凝成红褐色。他定在原地,手中捻着长戟的动作松开了不少。说起来也是奇怪,望着这一切,心中竟然没有半点痛意,就好像这死亡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恶鬼终究是恶鬼啊

• 柒 •

后来,那座山上起了大火,焚尽了半山腰处的寺院,也将地上的尸骸化作灰烬,火熄灭之后,建筑的断柱碎瓦散落在已经焦黑的树枝桠间。如此荒凉的地方,怎会有人靠近呢……
所以就算起大火也不会有人注意





——长夜无尽,青灯不熄——

评论(7)
热度(24)

© 诸行无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