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画技很差依旧挖坑,甜虐看心情,最近沉迷雪童子√

微博@-上杉川-

目前沉迷阴阳师夜青,连若,狗崽/天书,黑白,晴琴,荒水仙/连荒。主要产夜青。

人还算河鳝,欢迎勾搭。

无题「大概应该可能是数珠x男審」

#小学生水平#

第一次见面,是在大本山本兴寺。那时的他不过是混于人群之中的妖物罢。漫无目标地在一些宗教相关物前经过。直到无意之间看到了什么,眼前一亮,不禁停下脚步。他目光停留在一把刀上。来来往往的游人经过,他自然是无法定在远处,只能在人影间窥望着和他身份不符的刀。好像想起了什么手不自觉地摸向腰间,不过那里什么也没有,在这种地方可不能带刀具呢。

“这是日莲上人的宝物之一,同时也是天下五剑之一的数珠丸恒次……”恍惚间听到了不知什么人的低声讨论。“数珠丸恒次……?”名字被重复默念着。

真是可笑,对一把刀抱有奇怪的感情。

第二次,是在他成为审神者之后。
「我是,天下五剑之一。名为数珠丸恒次。在世人的价值观数次改变的漫长时间中,一直在寻找佛道究竟为何物。」随着樱花飘落,黑白色渐变长发的付丧神出现在他面前。快消失在记忆之中的名字竟会再次出现。

他不禁后退了一步眼中染上些许惊愕与慌乱,不管是刀还是付丧神都一样吸引人,即便如此,那种气场却让人不敢对其产生什么歪念。

“濯清涟而不妖”审神者只能想到这般形容。

稍平复心情,装作镇定地抬头看向他「以后请多多指教了,数珠丸殿。」

是夜,门外传来青江的声音,连头也不抬一下,即可知晓青江刀派的两位必然是在屋檐下面休息,叙旧。

声音若隐若现,如隔篁竹的流水声,似乎是清晰无比又听不清谈话内容,但是足以让书页上的字迹变得无法入脑。只好把书卷放下,小心翼翼挪到门边用双手支撑着地面跪着,吃力的往外窥探。要是被发现了的话一定会很尴尬的吧,作为审神者居然会被自己的刀影响,真是可笑啊!可是却偏偏是忍不住,非要保持这样辛苦的姿势继续望着外面的二人。

「兄长大人不如先回刀帐休息吧?」不知道过了多久,审神者才被这样一句话拉回现实。数珠丸只是应了一声就起身离开,青江耐心地看着他走远才慢悠悠的爬起来,却转身走向了审神者的房间。

「主上,还没有入睡吗?」一边走来一边用轻浮的语气问着,审神者不由一惊,已经知晓自己定是被发现了。想要不发出什么声响回到桌前去掩盖这个事实,却在转身刚挪动了不到半步的时候被一只手按在肩头。「哦呀,抓到了一只偷听的小猫咪了呢。」青江已经推开了门,来到他身边了,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脇差,可是很擅长夜战的哦。」

「我只是感到好奇而已」随口扯了这样一个理由,接着就按倒在地上。「没想到主上会对这样的事感到好奇。」青江轻声笑着,似乎在嘲笑着这样的理由一点说服力也没有。「您很期待被这样对待的吧?虽然说希望中的对象不是我呢」

看了一眼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平时被刘海掩盖着的红色妖瞳在暗淡的烛光下显得异常惑人。轻哼着将头扭向一边,望着洁白的墙壁,试图转移自己注意力,可是对方却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干脆坐在他身上好去解开碍事的衣服。

「青江殿请住手」审神者抬手握住他的手腕,可是却没有使劲「主上不准备全力以赴吗?」像是故意要玩弄他一样,解开颈饰上的绳子,绕在指间。

一向如止水一般的眼,竟也会有泛起一丝惊恐的时候。里衬的领子也被扯开,白净的肩部和锁骨暴露在空气中。青江笑着俯下身,在他的锁骨处轻咬,留下一道淡淡的红痕「请住手……」略显无力的反抗着。「主上明明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呢」抬头回应了一句,就开始继续侵犯,一路的舔舐,亲吻,温柔的吐息让身下的人感到一片酥麻,连抬手把侵犯者推开的力气都没有。

时间似乎是放慢了一般,一阵子之后身上的人才肯起身,舔了舔唇一副满意的样子。

「主上明明可以把我推开的呢。」轻笑着站起来,伸手顺便把地上的人给拉起来。审神者跪坐在地上,什么也没有说,单手扯了扯衣领,好遮掩那个痕迹。

「主上…对我的兄弟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感情呢?」挂着一贯的笑容明知故问。回答他的却只有一阵的沉默,然后就是一句所谓提醒。「明天是青江殿当番,请早些回去休息。」那么说着,视线只停在一侧的地面上,看都没有看一眼对方。「好的,那么晚安了呢,主上」说着就离开房间顺手把门给掩上。

「哧…」满怀不屑的冷哼一声,连衣服也没有换就缩进被子里……

评论
热度(14)

© 上杉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