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画技很差依旧挖坑,甜虐看心情,最近沉迷雪童子√

微博@-上杉川-

目前沉迷阴阳师夜青,连若,狗崽/天书,黑白,晴琴,荒水仙/连荒。主要产夜青。

人还算河鳝,欢迎勾搭。

段子?「✿ 系列」「✿ 三日月宗近x男審」

◎三日月的台词来自语c群的暗堕爷

是夜,审神者独坐于屋檐下,单手端着酒碗,一边享受着酒的味道,一面望着被夜色模糊的走廊。突然听到细碎的脚步声,借着微弱月光看出来者的模样,虽然直到不是自家信任的刀剑,不过还是颇有礼地开口问安「夜安呢,三日月殿。您还未入睡么?」

来者一路仰头看着在云中若隐若现的玄月,心情不免舒畅,直到听到熟悉的声音才停下,眼睛微微眯起看着自己的主上「夜安,亲爱的主上,今晚月色如此美好让我不忍错过。」对审神者从来不用尊称的他在人身边盘膝坐下,目光始终注视着审神者娇小的身影,未从转移。

「真是如此…?」审神者带着些许疑惑地随口发问,然后饮去碗里剩下的酒,把酒具推到一边。有些惬意地用手支撑着地面,微微后仰。「三日月殿还真是好兴致」夜风吹在有些泛红且微微发热的脸上,于是干脆眯起眼望着屋外淹没在黑暗中的一切,嘴里小声嘀咕着「我果然还是比不上那个酒量超好的狐狸呢……」这样的话。

「哈哈哈,酒有时可是好东西……可以让人忘记烦恼」三日月笑着给审神者重新倒满一碗,澄清的酒液反射的凌波在人脸上起伏。无视了审神者微醉的样子,自顾自地说着「其实爱……是什么,身为刀剑我总觉得无法理解……」「爱?这种东西可不好形容…」审神者再次端起酒碗的时候已经开始有些迷惘感,分辨不出是酒精麻醉了神经还是困意渐起。有些无法聚焦的视线转移向身边的人「也许要亲身感受才能了解罢…?」

「那……你又会怎么表达爱呢,主上?」三日月继续追问着,执意想要知道些什么。看到人的神情才伸手提他理好有些凌乱的发丝,然后接过他手上的酒碗,将里面剩余的酒液一饮而尽「…如果说是对朋友,亲人那样的爱。大概就是很替他们着想吧?」不敢直视着对方的眼,于是望向人发饰上的流苏来转移注意力。说着突然意识到什么,但是又很快否定自己的想法「如果三日月殿说的是……啊啊,怎么可能呢?」

「如果我说的就是那种关系的爱呢?」三日月出人意料的回答让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尬。

「哈哈哈……」片刻的沉默被三日月惯有的笑声打破,突然伸手把对方揽入怀中,紧紧拥抱,力度似要把对方揉进体内「被你唤醒前,我一直身不由己……这次就让我主动一次,我喜欢你……无论是哪种都好,拜托你喜欢我吧…」

「…?!」还在呆愣着的审神者被吓了一跳,立刻缩着身子垂下首不敢面对他,手上却揪着人宽大的衣袖口。想要开口解释什么却偏偏像是身体不受控制一般地变得语无伦次「啊,那个……」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含糊带过「喜欢什么的……」

看着怀里的人的模样,三日月放轻了力度,但未有松手让对方离开怀抱,凑到人耳边低声细语着「呐,我是三日月宗近,未曾改变过的名字……那么…你为了什么抛弃以前的生活还有属于你的本名……为什么抛下原本的一切?」

审神者听到人的发问,颤抖着双肩轻声笑了起来,手上更是添了几分力,在人的衣料上留下褶皱。作出一副认命的样子闭上了眼,说出简洁的回答「…我早已无处可去」

三日月听到这番回答,微微睁大了眼睛,旋即又恢复正常「是吗……但现在你已经拥有属于你归处,放下以前的一切也未必是坏事」轻轻在对方紧闭的左眼上方落下一吻。「至少,你在这里可以得到……幸福吧三日月殿……」感到眼皮传来一阵湿润感之后睁开眼,迷惘地看着人,声音也渐渐柔和了些。「这样的幸福,不会有些虚伪吗?」审神者干脆直接倒在人怀里,注视着月光下的三日月模糊的样子,心中默叹着天下五剑不管变成什么模样都是一如既往地漂亮。

三日月忍不住双手用力去捻自家傻主上的脸,这位主时不时会说一些奇怪的话,早已习以为常的付丧神自然不会在意。「在这里至少还有我爱着你,难道在你面前的我也是虚假的么……?承认也罢否决也罢,这个残酷而又美丽的世界,你已经身处其中……」审神者没有拍开在自己脸上揉捏的手,只是抬手用袖子遮掩住嘴,话语里却带着毫不掩饰的笑腔。「无法改变置身之地,那就只能改变自己…?呵呵,有时候连自己的变化也不能控制。」用着开玩笑一样的语气说着然后又陷入片刻沉默,环顾四周确认没有别的刀剑经过之后,才再次启唇「…失去一只眼睛这种事情可是并非自愿的……」

「过去的已经是过去,如果想要强行改变不就跟那些可悲的家伙一样么」付丧神垂眸看向审神者的眼,金色的双眸总是那般吸引着他「人总是要往前看的,一味回顾逝去的事物,不过是作茧自缚也许罢……」被人注视着的那方愣了几秒之后磨磨蹭蹭地起身,径直挣脱了人的怀抱,舒展着双臂作出一副有些慵懒的模样。偏头看了一眼夜色中空荡荡的走廊。「三日月殿,时间已经不早了哦?」「不知不觉已到这个时间了……今晚不如让我与你一同就寝如何?」三日月一站起来就让体型差变得无比明显,用双臂搂着比自己要矮小许多的人,宽大的衣袖把夜晚的寒冷隔绝在外。「主上小小只的意外地挺好抱,哈哈……」

「不料三日月也会说这种话…」审神者唇角似乎勾起一丝弧度,连三日月都差点以为是错觉。他把下颚枕到人肩头,仔细蹭着人柔软的发和脸颊。

「怎么,还是毫无睡意么?」被蹭的人微微睁开其中一只眼睛,语气又恢复了平时的慵懒「我会说出这种话会让人意外?哈哈」埋到人散落肩头的长发里,嗅着特有的气息。

鼻息在人的脖子侧面拂过,引来的却是审神者不算微弱的呻吟却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下显得无比明显。反应过来时觉得有些尴尬,低下头去用随着动作下垂的粉蓝色长发遮掩脸上的微红。三日月见这可谓意料中的反应竟有些兴奋,嘴角勾勒出笑意

「这个反应,就像小猫一样可爱」用唇亲吮对方的耳垂耳廓,如同致命的诱惑。水声在耳边响起,湿润感让审神者觉得有些不适。

原本的如许困意一扫而空。审神者不知是否已经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慌忙向人确认「住手……」突然说不下去只好低下头掩饰脸上的微红。突然被人揽住了腰,与对面的人紧紧相贴,柔软的东西很快贴上了唇。「…?!」三日月听着那细微喘息,一手扶着审神者的后枕,开始了舌与舌的缠绵,尽情地挑逗着对方的情 欲。

……

房间内,呻吟与喘息声隐约传出。付丧神凑近了眼神涣散的审神者,轻咬住他的耳垂,含糊地说着「……为什么抛下原本的一切?想要知道主上的本名呢……」

被折磨得意识模糊的人用因为哭喊而变得沙哑的声音吐出自己的真名「れん…上杉 れん…」

评论(2)
热度(44)

© 上杉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