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画技很差依旧挖坑,甜虐看心情,最近沉迷雪童子√

微博@-上杉川-

目前沉迷阴阳师夜青,连若,狗崽/天书,黑白,晴琴,荒水仙/连荒。主要产夜青。

人还算河鳝,欢迎勾搭。

无名「三日審」

水声潺湲。

浅眠的人不安地辗转反侧,挟在腋下的被单,揉出道道褶皱。

清脆的响声,回荡在耳边,却无侵扰之意。 水的声音还在回荡,流动时的响,还有落到某处时吧嗒吧嗒的可爱声音。是哪处的河流吗?还是…何处一股清泉的记忆?就这样悄然来访。

屋外似是失了声,鸟雀的歌声都沉寂了,本丸里只有一片温柔的宁静。 渐渐地才开始有些细细碎碎的声音。风起,树上的樱花伴随着它到处游玩,累了,才落到地面上、廊檐下歇息。夜晚的精灵们似乎还没有玩够。很快,本就乌云叆叇的天空开始下雨了,并非蒙蒙细雨,却一样柔和。

屋内的人醒了,揉了一下眼,然后稍整理着身上衣物。闻清屋外的声音,他有些惊喜。

啊,下雨了吗?

从被窝里爬起来,干脆把被子都让给身旁的付丧神。一边搓着手向掌心哈气,一边蹑手蹑脚地走向门边。有些不安地回头看到还在梦乡里的人,松了口气,才敢拉开障子门,窥视外面的一切。

沾湿的花,清冷的夜风,无一不在呼唤着他。少见的,安静的本丸,和平日的喧闹相比,又是另一副美景。

审神者看着外面模糊的一切,愣了好一阵子。他是忆起了故乡的雨夜,那里可比这里热闹多了,赶着去收衣的妇女,趴在窗台上好奇地看着窗上的水成股下流的小孩……他突然把门打开,径直走出了屋外。雨水打湿了着物,水珠挂在发丝上,抖落了,然后又再沾上如许。

天色依旧如墨,雨又大了不少。抹去脸上沾着的水,即使黑暗中看不清也一样快乐。他继续在黑暗中走着,不时踩在大小不一水洼里,溅起朵朵水花。刀不喜欢水,那会让他们感到不适。但是人类不一样,幼童也好,成人也好,玩水是多么有趣味的事情。夜风微凉,他打了个冷颤,却一点也不想再回到屋里。在庭院中游荡,沉浸在自己世界中。对身后的微小得随时会被掩盖的声响毫无察觉。

「…?」

终于察觉且回首时,三日月正坐在廊檐下望着他,看不清是否还带着几丝微笑。

「主上真是好兴致。」三日月那么说着。雨中的审神者只能从口型判断他在表达什么,见人这般说法,什么也没有回,立足于原地和人对望。

雨声,说嘈杂也好,说如曲也罢,仅是个人的看法。至少对审神者来说,夜总是宁静的,夜晚的心也是宁静的。

审神者站在原地,过了不知多久才终于朝着部屋的方向走去。

「只是一时心血来潮而已」撩起沾满水的头发,冲着人笑了起来。

「主上这个样子可是会感冒的呢」



评论
热度(8)

© 上杉川 | Powered by LOFTER